Skip to content

Facebook「踩過界」挑戰Match Group 大因素決定誰勝誰負

投資者不應以為Facebook可在網上約會戰場打倒Match Group

Facebook (NASDAQ:FB) 去年推出Facebook Dating,正式闖入Match Group (NASDAQ:MTCH) 的地盤,向其發出挑戰。這項功能屬於全新標籤,可讓用戶保留獨立約會資料。對Match而這,這消息如同噩耗,因為這家公司正靠著Tinder、OKCupid和Hinge等應用程式雄霸網上約會市場。

然而,投資者不應就此認為Facebook可以擊敗Match,如意算盤得逞。相反,他們應該明白,Match在5方面一直做得比Facebook出色,這些有利因素隨時擴大其護城河,足以抵禦這家科技巨頭進犯。

1. 搶佔先機

Match不斷收購最有潛力的平台和應用程式,在網上約會市場已經搶佔先機,旗艦應用程式Tinder更已經是網上約會的代名詞。

Facebook是全球最響噹噹的社交網絡。但近年屢爆醜聞,涉及數據外洩,隱私操守又備受質疑,用戶群亦日趨老化。這三大因素足以令Facebook對網上約會市場的野心很快觸礁。

2. 隱私問題較少

過去3年,Facebook因為資料外洩導致國會召開聽證會,監管機構介入調查。至於Tinder,安全專家雖在2018年初特別指出Tinder存在某些漏洞,但Match一直沒有重大資料外洩事故。

去年下半年,Match更新安全守則,又將用戶所有通訊往來妥善加密,保障資料安全。Match迅速應對隱患,加上記錄白白淨淨,因此不會像Facebook那樣成為醜聞主角,受到千夫所指。後者至今仍在設法挽救用戶的信任。

去年12月,HuffPost/YouGov一項社交媒體調查發現,三分之二美國成年人仍然對Facebook存有戒心,不相信這家公司會好好保障他們的個人數據。即是說相比Facebook,大眾較信任Match的應用程式。

3. 不依賴針對性廣告

Facebook業務相當依賴針對性廣告,這佔公司上季收入98%,因此需要不斷收集用戶的個人數據,這才會衍生隱私問題。

Match上季的「直接收入」98%來自付費訂閱和la carte增值服務,其餘來自「間接收入」,當中主要來自數碼廣告。

Match的業務模式可說較Facebook穩健,原因有三:鎖定用戶,又較不受宏觀不利因素影響,而且無需為了廣告業務不斷收集用戶個人數據。

4. 收購更加明智

Match過去10年收購了6家公司,全都能將業務擴展至網上約會和社交網絡市場。這些平台變現能力很強,又可整合至更大的生態系統。

Facebook同期收購幾十家公司,部分鞏固了旗下社交網絡,但多項最大型收購項目,包括Oculus VRWhatsApp差不多完全無法變現。至於其他收購項目,例如最近收購的人機介面 (brain-to-computer interface) 開發商CTRL-labs,看來似科幻小說多於現實。

筆者並非批評Facebook的分散業務策略,因為這家公司手握龐大現金,絕對有能力投機炒作,但Match的增長策略就更加清晰,一看便懂。

5. 監管壓力較少

過去一年,Facebook因違反隱私操守,受到聯邦貿易委員會 (FTC) 懲處高達50億美元罰款,同時亦可能因隱私問題面對歐盟的罰款,還有來自其他監管機構、組織和國家的懲罰。這些不利因素尚未導致Facebook增長受壓,但Match面對的監管壓力就要小得多。

聯邦貿易委員會目前正對Match提出訴訟,涉及誤導性廣告,但這已是Match唯一受監管當局針對的地方。但正如筆者在之前的文章已作解釋,潛在罰款亦僅限於6,000萬美元,只佔明年預計收入的2%。

總結

Facebook和Match仍然是穩健的長線投資之選。然而,投資者不應認定Facebook就能在網上約會市場挑戰Match的地位,他們應該明白,Match其實在幾方面比Facebook更加優勝。

原文網址:http://bit.ly/2Gf7MBv

Be Sociable, Share!

手遊Apps聖誕收入16億增8%

聖誕除了開派對慶祝,亦有不少人打機過節。市場研究機構Sensor Tower最新報告顯示,全球消費者於2019年聖誕節,在遊戲類手機應用程式的開支為2.1億美元(約16.38億港元),較2018年同期的1.95億美元(約15.21億港元)增加8%。

根據Sensor Tower的數據,在2019年聖誕節應用程式整體收入中,手機遊戲獨佔76%。當中,以騰訊(00700)旗下手遊PUBG Mobile最受歡迎,全球收益達850萬美元(約6630萬港元),較2018年的160萬美元激增431%。

Tinder非遊戲類稱冠

此外,消費者在2019年聖誕節,在非遊戲類應用程式的開支增長24%,達到6700萬美元(約5.23億港元),高於2018年的5400萬美元。

至於蘋果公司App Store,以娛樂類應用程式最熱銷,包括Disney+及騰訊視頻等串流影片服務,佔非遊戲類收入24%;谷歌Google Play方面,以社交類應用程式最受歡迎,佔非遊戲類收入16%。

整體而言,兩大程式發布平台在聖誕節期間,最吸金的非遊戲類應用程式為社交應用Tinder,全球收入為210萬美元(約1638萬港元)。

Sensor Tower估計在2019年聖誕節,App Store及Google Play的全球應用程式收入料超過2.77億美元(約21.61億港元),較2018年聖誕節的2.49億美元增加11.3%。單單是聖誕節一天的收入,就佔兩大程式發布平台12月整體收入的5%。

報告又指出,App Store的吸金程度遠超Google Play,前者獨佔兩大程式發布平台收入的70%,2019年的聖誕節收入達1.93億美元,較2018年同期增長16%;後者Google Play的收入為8400萬美元,按年上升約2.7%。

原文網址:http://bit.ly/35uOKRU

Be Sociable, Share!

企業雲端應用增 三招提升企業Apps應用效率

今時今日,香港十分著重科技創新。今年四月,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成立智慧政府創新實驗室,為聯繫及協助業界使用資訊科技以改善公共服務、鼓勵公私營機構合作、並為本地初創及中小企製造商機。

事實上,很多公私營機構都期望透過雲端來提高表現及獲取商機,轉移企業應用程式到雲端已是大勢所趨。要成功轉移,當中有幾項不容忽視的因素。當中包括: 某些應用程式若缺乏適合並經驗豐富的夥伴便難以遷移、需要於有限的資源及緊湊的時間中完成遷移,以及承受把應用程式遷往一個錯誤雲端的風險。而以下步驟可確保雲端轉移時過程流暢,對業務造成最少影響:

第一步:小心評估應用程式清單
很多企業都有一個應用程式資料夾清單,當中包含時下應用程式如微服務、雲原生、流動程式;舊有應用程式包括客戶伺服器、主機、UNIX/C;其他程式如Java、以Java企業平台版為作業系統的程式、.NET框架、網絡應用程式等。

評估得當的話,將有助衡量及分類應用程式清單中的附屬性及該程式周邊的生態系統,包括了解實際及虛擬伺服器的設置、網絡拓樸、安全及法規要求、現有支援及數據附屬性。完成這一步,企業就知從何著手以獲得最大果效。第一種應用程式一般已在雲端平台上,又或可輕易地從雲端間轉移。然而,轉移第二類應用程式存在風險,企業不宜首先上載此類程式到雲端。

真正機遇其實埋藏在第三類程式中。轉移此類程式至適合的公共或私有雲端上,可省下可觀成本。Rackspace一般可助客戶節省四成至六成的開支。

第二步:建立清單並設定計劃
此步驟的目標是轉移並現代化第三類應用程式而不會增加其複雜性、挑戰或成本。要達此目標,資訊科技主管應向有關程式編寫員查詢有否按照雲原生原則以達至高可用性。其次,應考慮使用哪些工具去管理及執行有關程式的安全政策、協助營運團隊有效配置、管理程式並進行疑難排解。最後亦應考量有關程式有否意識到潛在硬件拓樸及執行特性。

企業應基於以上問題得到的答案來考慮程式轉移的優先次序,並按每個程式需要決定遷移至哪一個雲端。例如,不依賴直接應用程式堆疊的雲原生程式就是公用雲端的首選。如企業在數據中心生態系統中有更複雜連繫,將會得到更適合處理,轉移時更快捷之餘,對私人託管雲端服務可構成較低風險。

第三步:快速遷移以達至成本效益
愈來愈多企業意識到,委託在公私混合雲端有豐富經驗的夥伴可確保雲端轉移成功。

雖然以保守態度單獨進行一項大規模遷移是最合乎經濟效益的方法,但長遠來說此舉往往反而超出預算,因為企業在遷移時需應付兩個雲端架構的成本,如將企業應用程式遷移到私有或公用的託管雲端服務,其中硬件使用率、更佳的管理工具及自助服務可有效節省營運成本。

面對地區及全球競爭愈趨激烈,商企更傾向將應用程式遷移至雲端,令業務更加靈活。選擇正確的戰略夥伴可助企業挑選最合適的應用程式平台,既可減低風險,又能加快雲端遷移速度。透過遷往雲端,企業可按需要擴展及更新應用程式,以確保服務高可用性,同時降低營運成本。

 

原文網址: bit.ly/35tM87W

 

Be Sociable, Share!

一起來看學生開發者玩創意!從蘋果APP官方大賽找最新趨勢

「以前我們可能都把學生參賽的APP當成『作品』,但現在已經不僅僅是一個作品,還是一個完整的『商品』,」浙江大學教授陳文智說道。

既然是一場比賽,這些年輕開發者也得要緊抓「時下趨勢」,才能博得評審青睞。從中,或許也能看出接下來iOS開發者們的APP設計新動態?

一台蘋果裝置還不夠,APP要和更多裝置結合

「這兩年的比賽有一個明顯的趨勢,要和其他的裝置結合,」Studio A教學部主任林婕妤觀察,一款APP若是可以和兩種不同的裝置連結,甚至是結合外界的終端設備,讓APP有越多種使用方式,才能更脫穎而出。

像是這次奪下一等獎的台北教育大學作品《從前從前》,讓小朋友使用Apple Pencil自己繪畫創造角色;龍華科技大學的《Fire Scene VR》,則是一口氣推出手機APP、AR、VR三種版本,只要將手機置入Google Cardboard、小米眼鏡等VR眼鏡中,VR版本就能和多個廠牌眼鏡一起搭配使用。

語音當道!不Hey Siri一下都不行

無論是被智慧音箱市場所帶動,還是手機裡的語音助理越發成熟,「語音」已經成為新一代的人機介面。

不少學生團隊都有考慮到和Siri的連結。再舉回《從前從前》的例子,當小朋友創作好故事,存入故事庫並設定好故事名稱後,為了讓小朋友更方便聽故事,只要和Siri說:「Hey Siri!我想要聽『白雪公主與七個細菌人的故事』」,Siri就會自動開啟APP講故事。

運用更多Kit,也更注重設計

「這次不只是APP設計,在展示的環節,同學用了很多不同的開發者套件來做,讓demo更豐富、更容易理解,」陳文智指出。

例如「ARKit」是一大熱門,有AR功能的作品多不勝數。

香港大學團隊設計的社交類作品《愛拼》,可以透過鏡頭中的真實畫面,看到各種用戶設下的活動、地標的「標示」,甚至在同一個景點,能看到其他用戶用自身視角拍下的照片。

陳文智強調,令他驚喜的是,前幾屆的學生往往會忽略介面設計,但這次80%以上作品都有注重設計感、美化介面,「一個作品不一定要考慮到這些,但一個成品、一個完整成熟的商品,就應該要考慮這些。」

比賽贏家靠APP創業去,在學校先跟蘋果「實戰」接軌

蘋果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葛越認為,這是學生很好跟「社會接軌」的橋樑,因為在過去三年的比賽中,一等獎獲獎者裡有3人同學在高校任教,還有另外3人用當初開發的產品和APP創業,有人甚至在蘋果總部工作。

其實,在中國大陸有不少大學經過蘋果認證,成立了iOS Club,給了學生不少在一般校園中,沒有辦法獲得的蘋果資源,為成為iOS開發者做更多「實戰」準備。

而在台灣,蘋果把這和學校合作的「重責大任」,委由Studio A執行與經營。逢甲大學在2017年8月,終於通過蘋果的層層審核,成為大中華地區第一個RTC(Apple Regional Training Center, 蘋果區域教育培訓中心),未來並負責全台灣蘋果程式設計合格師資的培訓工作。

2018年11月,淡江大學也成為全台灣第二個RTC。根據Studio A透露,長榮大學和東華大學也在積極申請中,「目前中部、北部各有一間,我們希望南部跟東部也能成立,」Studio A總經理程應龍說。

原文網址:http://bit.ly/32XRiqo

Be Sociable, Share!

如何無痛調整時差,這款 App 提供新解方

時差是困擾很多旅行者及出差黨的難題,對付時差的辦法也有很多,包括選擇合理的航班時間、服用褪黑激素等,而名為 Timeshifter 的應用則希望透過簡單的技巧,克服時差反應。

Timeshifter 的開發與 NASA 研究太空人生理時鐘有關。在地球,人類作息與太陽升降同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種生理機能受光線影響波動,稱為晝夜節律,以 24 小時為週期。

然而,到了太空情況就不一樣了,差不多每隔 45 分鐘就有一次日出或日落,生理時鐘嚴重擾亂,很容易讓太空人筋疲力盡。

哈佛醫學院和布萊根婦女醫院的研究人員對光線與晝夜節律之間的關係展開研究後發現,當太空人有計畫地搜尋亮光並在特定時間區間避免時,可有效「重置」生理時鐘。NASA 根據這發現開發新照明系統,以動態照明幫助太空人保持健康的睡眠時間表。

這原理同樣適用地球於不同時區行動時調節生理時鐘,這也是 Timeshifter 的原理,至少這得到退休 NASA 太空人 Mike Massimino 的證實。

Timeshifter 注重個人對光線反應的差異,利用用戶的睡眠模式、睡眠類別(晨型或夜貓子型)及航班資訊(支援多程、停留航班等)等 3 項資訊,為用戶生成個性化的「時差計畫」,提醒用戶該在何時搜尋光線及何時避開光線,比如客艙燈光關閉時你需要光線,Timeshifter 會建議你看看 iPad 或機上娛樂系統,如果在戶外需要避光,可以戴上墨鏡。同時,應用也會給予褪黑激素和咖啡因使用時機的建議。官方表示在 Timeshifter 的指導下,用戶轉換時差的速度將是正常的 3~4 倍。

下載 Timeshifter 及第一個時差計畫免費,之後想再使用 Timeshifter 則需付費,可選擇每年付 25 美元獲得不限次數計畫或單次使用 10 美元。

前不久 Timeshifter 為在新加坡舉行的全球健康研討會與會者發放免費會員資格,差不多有 20 位用戶向《金融時報》表示 Timeshifter 的方案有效,但也有用戶指出一些建議過於死板或可行性較差,比如有的用戶收到建議是再熬夜幾小時,這在紅眼航班關掉客艙燈後確實很難做到。

越來越多飯店和航空公司也希望以調整時差的方式改善旅行體驗,因此 Timeshifter 得到不少飯店和航空公司青睞。Six Senses 飯店品牌與 Timeshifter 合作為客人提供免費會員,Timeshifter 也敲定與美聯航合作,另有數十家航空公司正在與 Timeshifter 談判。

原文網址:http://bit.ly/33BenAC

Be Sociable, Share!

Uber Eats首推App「逛夜市」,能挺過外送3大難關?全球舵手首度來台解答

11月5日,外送平台Uber Eats宣布攜手台北市寧夏夜市,簽約外送獨家合作,消費者打開App,就能逛起「線上夜市」。這是它進軍台灣3年,繼與餐廳、超商、超市的合作後,又一里程碑。

這天,Uber Eats全球負責人德羅格(Jason Droege)現身寧夏夜市拍攝行銷短片,首次來台灣的他告訴商周記者:「出乎意料,台灣外送市場業績太驚人了,我說什麼也要來一趟!」

幾乎同時間,美國母公司Uber發布業績,卻形成強烈對比。根據財報,今年第3季單季虧損超過10億美元(約合新台幣300億元),今年累計虧損已超過新台幣兩千億元。事實上,今年5月上市後,Uber歷經股價、市值暴跌等挑戰,今年以來已裁員上千人止血。

母公司壞消息不斷,Uber Eats成為集團內的小金雞,它是Uber所有部門中營收成長最快,今年第3季營收約新台幣192億元,與去年同期相比成長64%,目前占Uber整體營收約16%。

成立短短5年,它挾帶Uber的科技優勢,比其他外送業者擁有最佳路徑的大數據資源庫,迅速拓展全球36國、超過350個城市。現在它不僅外送餐點,也開始送生鮮食品、日用品等,是少數跨足多領域的外送業者。

然而,相較多數外送業者聚焦在餐飲,或是透過購來併拓展市場,強調科技應用的Uber,發展外送生意強調的是深度連結,因此,它不走購併模式。比如,它想和商家的POS系統連結,成為科技夥伴;在用戶端,推出會員訂閱制,讓消費者可同時使用叫車和外送優惠服務。

這代表,它想打造外送生態圈,建立競爭門檻,勢必得負擔更多投資成本。

眼前,它正面臨3大關卡:遲遲未能獲利,共享經濟被視為泡沫化,投資人是否埋單?再者,強調與餐廳深度合作,但偏偏不少餐廳開始抗議平台抽成過高。最後,外送員爭議未解,恐將成為進入新市場的障礙。

面對商周的提問,德羅格強調,外送是人類消費習慣的變革,未來什麼東西都可以送,「但大家對外送的疑慮,都太簡化且極端。」

首先,關於共享經濟是否泡沫化。Uber是共享經濟始祖,由於該模式牽涉到的是多方合作與分潤模式,平台方為了吸引消費者,祭出大量補貼方案,這過程,多數業者仍很難找到穩定獲利模式,使得外界評論:共享經濟將泡沬化。

德羅格認為,就是因為共享經濟運作牽涉角色多,Uber Eats又多加了餐飲業者,光是要取得多方平衡,複雜性就相當高。比如:怎麼保障同類型的餐廳業者,不會被彼此吃掉生意?怎麼讓外送員都能接到對的單?這得仰賴科技解決。

「我們已經找到獲利模式,前期的投資和補貼都在掌握中。」德羅格表示,18個月前,Uber Eats在100個城市是獲利的,當時拓展城市約220個,約占一半。他說,補貼對Uber來說只是權衡之計,下一步,平台要比拚的是系統串接能力,屆時更能彰顯Uber的優勢,「所以我不必擔心沒了補貼,就會失去消費者。」

至於餐飲的高抽成問題,根據《路透》報導,最近在美國,越來越多中小型餐廳,希望平台能降低30%的傭金。漢堡店Bareburger集團執行長Euripides Pelekanos更說,與平台合作成為「必要之惡」,這讓獲利下降,該集團預計在2年後,擺脫外送平台,自建外送App。

在台灣,餐飲業的組成以中小型餐廳為主,衝擊面更大。台灣餐飲POS系統新創iChef曾做過財務試算,只要一家店的外送營收占比超過總營收的3成,就會開始侵蝕獲利。iChef共同創辦人程開佑認為:「外送平台來襲,會嚴重打擊中小型餐廳業者,未來街邊店將倒1萬家。」

難道平台不能降低抽成嗎?德羅格說:「重點不是聚焦在數字,而是餐廳要怎麼迎接這變革。」他說,包含平台方、餐飲業者,所有人都在這場外送商機的前半端,後續的長遠合作,還得雙方磨合,「目前不應斷定,平台要抽成少一些,我們也尚未獲利,不是嗎?」

那麼未來,平台抽成就會下降嗎?他說,無法保證,「因為平台也得生存。」他補充,目前該平台大部分的餐廳,經營狀況良好,平台每月活躍使用的餐廳家數有38萬家,是去年合作家數的1倍。「如果真的有什麼巨大的獲利問題,不會有那麼多餐廳想合作。」

他坦言,過去平台花較多時間和連鎖業者討論發展策略,現在,他們也正在與中小型餐飲業者積極對話,比如:怎麼調整餐飲品項?怎麼擬定外送策略?「所以這並不是簡化的談抽成數字,而是我們怎麼一同做起外送生意。」

為了提供餐飲業者額外收入,目前許多外送平台都大力推行「虛擬廚房」策略,也就是無實體空間、專做外送生意的餐廳。德羅格認為,未來的決勝點在於數據分析。事實上,相較其他業者,Uber Eats聘用大量數據分析師,更樂意分享數據,比如消費者面貌和習性,這幫助業者在拓展線上生意時,更能切中消費缺口。

最後,針對台灣最近吵得火熱的外送員權益問題,日前政府認定,Uber Eats與外送員為雇傭關係,亦即視為內部員工,人事成本勢必提高。對此,德羅格回應:「與各地政府擬定合適法規,是我們能走的路,不過大家的討論核心,仍得聚焦他們的工作保障問題。」

言外之意是,不能忽視外送員對自由和彈性的工作嚮往。他解釋,目前平台大部分的外送夥伴,一週工作時數是10小時以下,也就是說,多數人是利用零碎時間打工,採兼職模式、且有正職工作。因此,面對新經濟平台,得有全新的適用法規,才能雙贏。

從商業模式到合作方的種種難關,德羅格說,這是人類生活變革過程的過渡期。他眼裡的外送經濟,還有無限可能,最近,該平台與米其林廚師合作開線上餐廳,還做起課程,開設烹飪體驗活動,「未來還會有更多新模式產生!」

原文網址:http://bit.ly/2JSItHZ

Be Sociable, Share!

港產車房配對App免麻煩 套餐明碼實價 助新手揀維修

常言道「買車容易養車難」,若座駕突然「頭暈身㷫」,車主須物色合適車房維修,未必如想像般輕易,因並非人人都有相熟門路。當上車主兩年多的陳子敬,開發了AutoMate手機應用程式(App),以明碼實價的套餐服務,助車主快速尋找合適車房。

程式起初主打車房報價服務,讓車主因應維修事項,例如更換冷氣雪種、煞車來令片(Brake Lining,俗稱「迫力皮」)等,再上載座駕狀況相片,有意接單的車房可隨即報價。車主揀好心水車房後,即可經程式操作介面跟對方接洽及網上付款;雙方成功配對後,AutoMate會從交易金額中抽取一定百分比,作為服務介紹費用,當中包括PayPal的手續費。

新版本變陣 主動推優惠吸客

自今年4月推出至今,程式已處理約7000宗報價,惟程式交易的成功率卻僅1%左右,「原本我希望10個報價,至少有一單完成交易。」程式反應未如理想,AutoMate創辦人兼行政總裁(CEO)陳子敬估計,可能由於車主純粹用它作格價用途,收到網上報價後,最終仍選擇光顧相熟車房;或索性繞過平台,私下跟車房接洽,不確認交易紀錄,希望節省配對介紹費。

上周二(22日)推出的新版程式中,陳子敬決定變陣出擊,追加最新優惠、產品定價兩大功能。以前者為例,平台一方面向汽車用品(譬如俗稱「車Cam」的行車紀錄儀)供應商取貨,再以優惠價向車主銷售;另一邊廂跟車房洽商,當收到車主訂單後,由車房負責裝工。至於產品定價服務,是由車主自選翻新車頭燈、更換電池等維修服務,再預約車房處理。

陳子敬的盤算是,若讓車房站在被動角色, 收到車主服務要求才報價,不如反客為主提供優惠與服務。新功能令車主可自選明碼實價的服務套餐,節省車房報價時間。此外,每項服務中的多間車房,均經平台精心挑選,避免新手車主因不熟行情而揀錯對象。

日後研建AI系統 告別海鮮價

談到繞過平台私下交易問題,陳子敬認為, 平台能協助車主保存紀錄,有系統地追蹤車輛的維修詳情。如日後放售座駕,可把紀錄轉交新買家,以便後者掌握車輛狀況,「毋須花時間準備所有整車單據,有望增加車主在平台交易的意欲。」

至於原先的報價服務,將來仍會繼續改良, 例如增加上傳影片功能,讓車主拍片展示座駕狀況;長遠考慮以人工智能(AI)為車主自動配對合適車房、零件與估算維修費用,代替傳統的人手逐次報價,「屆時就可以跟海鮮價講再見」;大前提是要累積足夠數據,包括正廠和副廠零件售價、不同型號汽車的維修紀錄等。陳子敬估計,短期內較難成事。

據悉,目前全港有超過2000間車房,現階段加盟AutoMate的約150間,比例不足一成。陳子敬解釋,車房業界數碼轉型需時,且平台對車房也有要求,「One Man Band」個體戶或難以溝通的車房均不被接納,恐服務欠佳影響口碑,「車房數目不必太多,車主需要的,並非幾十個報價,而是能夠從三幾個Better Choice中,選擇The Best。」

原文網址:https://bitly.is/2Nm5NP4

Be Sociable, Share!

Nike股價創新高:炒鞋、炒App、炒中國市場!

9月25日,Nike公佈2020財年Q1財報,亮眼成績大大振奮投資人信心。

全球營收同比增長7%,達到106.6億美元;淨利也同比增長25%達到13.67億;每股收益0.86美元,全部都高於華爾街預期。好消息拉抬Nike盤後股價上漲5.53%,創歷史新高,自年初以來股價已大漲18%。

Nike大賺女性財的秘密武器:網球和足球比賽

財報顯示,女裝業務上一季度以兩位數的速度增長,Nike直接點名,今年夏天的世界盃女子足球賽(2019 Women’s World Cup)是一大助攻。

不光因為世界盃女足貢獻服飾收入是上一屆的4倍,冠軍美國隊的球衣還成為Nike有史以來最暢銷的足球服,帶動女裝業務整體銷售額上升至少1成。這得歸功於Nike看好女足而敢撒錢,24支球隊中就包攬了14支的贊助業務。

不過,就女裝最佳推手而言,網球的威力更大。9月初甫落幕的美網公開賽,觀眾大概很難忽略Nike鋪天蓋地的出鏡。

2019年富比世網球選手收入排行榜中,小威廉絲(Serena Williams)以2920萬美元排名第五,當中的代言費2500萬美元,極大一部分都來自Nike。以2430萬美元緊跟在後的世界球后大阪直美(Naomi Osaka),今年也被Nike從死對頭Adidas手中攔胡。

目前世界排名前10的女子網球運動員,有7位都被Nike簽下,稱得上是網球戰袍「承包商」。Nike在頂尖女子網球選手的競爭中毫不手軟,因為他們發現,網球很適合作為女性產品線的宣傳利器。

相較於大多體育項目的主要觀眾為男性,網球迷的性別比例,卻幾乎是男女均等。去年與美網男子決賽的觀眾數相比,小威廉絲對戰大阪直美的女單決賽,吸引的球迷就多了一半。整體關心網球的觀眾也比之前多,今年美網公開賽開幕之夜的收視率上升了43%。

網球的另一個優勢,在於「從頭到腳」全是活生生的廣告牌,像小威廉絲的穿搭就多次登上媒體版面。

目前女性業務佔整體營收近1/4,成長潛力仍大。除了競賽、健身及休閒領域,Nike也訴求擴大不同身型的包容度。6月初,Nike在倫敦開設全新女性產品專賣店NIKETOWN,並首次推出大尺碼人形模特,引起不少討論,零售網站Love the Sales「大尺碼」的搜尋量增長了387%。

除了鎖定女裝業務成功,這兩年的三支箭新戰略,看來已然奏效。

Nike射出三支箭拯救業務

2017年,因電商衝擊以及遭競爭對手蠶食市場份額,Nike增長跌到7年來的新低,因此提出「大三元」(Triple – Double)戰略,簡單來說,就是要加快腳步貼近消費者需求(Consumer Direct Offense)。

一、雙倍創新(2X Innovation):除了陸續開發新的避震科技ZoomX、Air VaporMax和Nike React等,最近也推出「智慧球鞋」,用戶可透過聲控Siri調節鞋帶。

二、雙倍速度(2X Speed):借鏡快時尚的模式,把更新產品的週期從幾個月縮短至幾週,同時減少25%的鞋款,刺激消費慾望,還能讓資源集中在主打款式,不過這導致後來市場出現了「炒鞋」現象。

三、雙倍交流(2X Direct ):擴大Nike+會員計劃的覆蓋範圍,舉辦線下活動,優化消費者的體驗。

不能忽略財報的另一大亮點就在於,電商業務不計匯率影響比去年同期激增42%,大力推動整體銷售成長。

Nike反攻關鍵:把電商做好做滿

其中關鍵,在於Nike結合新零售,把飢餓行銷玩到極致。

以前想買限量版球鞋,早點去指定門市卡位排隊就有機會,現在只有到官方專屬App「SNKRS」才可能買到,有效把線下人流導回線上。因為消費者必須先抽到購買資格,就算每次都抽不中,但下一雙限量款推出,鞋迷還是會抱著「不抽白不抽」的心態湧入抽籤。

SNKRS因此被中國網民俗稱為「搶鞋App」,各種號稱增加中籤機率的機器人程式也應運而生。透過看似降低購買限量球鞋的門檻,還能拉高品牌曝光與銷售表現,這種循環養成用戶固定用SNKRS查看新鞋上市消息的習慣,無痛晉升Nike穩定的產品宣傳管道,既能精準定位受眾,成本還幾乎為零。炒鞋狂熱,讓SNKRS貢獻整體電商業務的20%。

而其同名App,也就是官方購物入口,目前在21個國家上線,成為Nike電商管道中最大且成長最快的平台。過去三年,所有App的活躍用戶數量都增加一倍以上。

去年,Nike在新功能和消費者體驗上的投資超過10億美元,而結合零售和健身的會員忠誠計劃Nike+,現在已經有1.7億的使用者。執行長帕克(Mark Parker)預計到2023年,電商將從現在佔整體收入15%,增加到至少30%。

同時,提升線下場景也很重要。在紐約和上海的概念旗艦店(Nike House of Innovation)設有運動鞋實驗室,提供客製化服務與沈浸式體驗,像是打造球場供消費者穿上鞋款後實際跑跳測試。

為了優化個人化推薦,Nike也在8月收購數據公司Celect,藉此更精準預測消費者偏好,加上本季Nike的庫存已經增長12%,這同時也能減輕庫存壓力。

但運動休閒服飾的競爭陷入白熱化,面對Lululemon等對手來勢洶洶,Nike並不能鬆懈。

中國市場夯

中國市場的營收,不計匯率影響同比增長27%,是全球增速最快的地區。帕克緊咬這塊大餅,強調「Nike是面向中國的品牌」,預計下一季度Nike同名App在中國上線服務後,會更仰賴電商帶動表現。

晨星(Morningstar)分析師大衛·斯沃茲(David Swartz)則強調,2020年東京奧運將是Nike另一個大型戰場,「這將為他們在亞洲帶來巨大的影響力。」

原文網址:http://bit.ly/32MNpFz

Be Sociable, Share!

從 eSIM 看智慧手錶市場發展趨勢

Apple Watch Series 3 搭載 eSIM 後,不少智慧手錶產品嘗試推出藍牙版及具備 eSIM 的 LTE 版,蘋果也希望藉此區分 Apple Watch 和 iPhone,讓智慧手錶成為獨立產品,開創另一塊商機。這也使 eSIM 的發展狀況,以及能否帶動穿戴裝置市場成長,備受市場關注。

 

Apple Watch 依舊是最強勢的手錶產品

儘管穿戴裝置市場目前仍以智慧手環的規模最大,但隨著智慧手錶應用功能增加,與智慧手環的產品定位出現明顯區隔,推動智慧手錶出貨量明顯增長。預估 2019 年智慧手錶出貨量將達到 6,263 萬支,與智慧手環的差距已縮小。

Apple Watch 自第二代產品推出後,出貨量快速成長,成為市場最主要的智慧手錶產品,預估 2019 年整體智慧手錶市場比重約四成,遠超越 Fitbit、三星(Samsung)、小米與華為等競爭對手。但隨著更多品牌廠商嘗試踏入這塊市場,推出新的手錶產品,2020 年整體市占版圖也將隨之變動。

Apple Watch 能穩坐第一名位置,除了本身品牌價值,蘋果一直將智慧手錶當成重點產品發展,不僅提升硬體規格,也積極發展各種應用服務,並希望能將 Apple Watch 和 iPhone 切割,成為獨立產品。

 

eSIM 智慧手錶仍未成為主流產品

蘋果希望透過搭載 eSIM,推動 Apple Watch 成為獨立產品,但目前市場對 eSIM 智慧手錶接受程度普遍不高,消費者寧可選擇售價較低的藍牙版智慧手錶。最主要因素在於智慧手錶直接上網的需求性不高,少量傳輸需求透過智慧手機的網路服務即可,且消費者為了這些小量連網功能需支付龐大費用,幾乎等同購買另一支手機門號,自然降低消費者意願。

另一方面,電信商主要收入來自通訊費,因此除非手錶品牌廠商願意提供補貼,否則電信商不太可能壓低自身獲利,降低 eSIM 智慧手錶的購買成本,以提高 eSIM 智慧手錶普及率。此外,目前僅蘋果積極推動 eSIM 智慧手錶,其他品牌廠商雖有推出相關硬體產品,但沒有積極發展,也是影響 eSIM 智慧手錶普及的關鍵因素。

正因如此,蘋果現階段策略是透過 Apple Watch 的 App 商店分離、推出專屬 App 應用等軟體層面著手,培養消費者獨立使用智慧手錶習慣,進而推動智慧手錶獨立上網功能。

eSIM 智慧手錶主要廠商發展動態

蘋果

蘋果在 2019 年推出下一代 Apple Watch 產品,但硬體方面除了性能升級,包括螢幕尺寸等各種規格設計不容易出現大幅變動,最主要原因在於智慧手錶的電量供應有限,再加上蘋果策略會以獨立連網智慧手錶發展為主,因此不會在硬體感測元件等零組件改變太多,縮短電池續航力。更多產品變化預計會出現在軟體端,透過既有的感測元件提供更多感測功能,畢竟 Apple Watch 已具備 MEMS 元件、光感測器及 ECG 感測器,再結合適合的演算法,就能監測睡眠、呼吸與血糖等更多功能,至於推出時程則取決於蘋果的策略規格,以及是否有通過 FDA 認證的必要性。

除了感測功能,蘋果智慧手錶最大變化來自 2019 年 5 月 WWDC 的作業系統更新,watchOS 6 除了更新多種錶面、追加報時功能 Taptic Chimes,以及強化健康方面的應用功能,還正式獨立 Apple Watch 的 App 商店。

錶帶替換和多錶面選擇向來是智慧手錶一大特色,消費者可在外觀搭配自己想要的設計,這也是智慧手錶螢幕大多選擇 OLED 的原因之一;而 Taptic Chimes 屬於增加更多手錶專用的生活功能應用,使 Apple Watch 獲得更多獨特功能,將產品定位和 iPhone 切割;健康功能包括 Cycle Tracking、Noise App 與 Activity Trends 等強化運動和健康的各種功能。上述改變是蘋果原本就有發展的功能領域,這次只是持續推出更新內容,但 App 商店獨立則是蘋果很重要的策略。

推出 LTE 版 Apple Watch 代表蘋果嘗試將智慧手錶當成獨立裝置,但就目前市場反應來看,硬體端的改變無法吸引消費者,尤其更高價格反而使消費者卻步,因此將智慧手錶的 App 商店從手機拆開,會從軟體方面推動消費者獨立使用智慧手錶。

獨立 Apple Watch App 商店代表不用透過 iPhone 下載手錶 App,雖然目前依舊會透過手機網路功能,但培養消費者直接透過手錶使用獨立商城,將提高未來對手錶獨立上網的需求性;另一方面也代表 Apple Watch 與 iPhone 的 App 會完全切割,有助於開發更貼近 Apple Watch 使用情境的應用功能,帶來更好的使用者體驗。尤其智慧手錶的螢幕尺寸不大,不可能以螢幕觸控操作為主,讓以語音操作為主的應用功能重要性提升,而這些功能或多或少都需要雲端輔助,也因此將加強對 Apple Watch 獨自連網的需求。

三星

事實上,三星是最早推出 eSIM 智慧手錶的廠商,2016 年推出 Gear S3 系列已搭載 eSIM 的 LTE 版,比 2017 年 Apple Watch Series 3 的推出時間還早,不過 Gear S3 的 LTE 版只支援美國和南韓等少數地區使用。隨著 Apple Watch 搭載 eSIM,讓 eSIM 成為智慧手錶的議題,使得三星 2018 年推出的新產品 Galaxy Watch 也同樣有 eSIM 版本。

雖然三星很早就推出 eSIM 智慧手錶,但在這部分發展相對蘋果來說較不積極,原因在於三星智慧手錶雖有不錯的銷售表現,整體穿戴裝置市場並未如預想般快速擴大,創造出另一塊如同智慧型手機般龐大的市場,三星放緩發展腳步,將策略重心放在穿戴裝置支援自家行動支付的 Samsung Pay。在此情況下,有沒有搭載 eSIM 都不會對使用行動支付造成太多影響,由於三星主要是出於規格競爭才在手錶搭載 eSIM,因此預期短期內不會立即為了 eSIM 打造各種專屬應用。

小米

小米手錶產品為生態系廠商提供,主要包括兩種:華米的華米手錶、小尋的米兔兒童智慧手錶。華米手錶為一般消費市場使用的智慧手錶,與 Apple Watch 和 Samsung Galaxy Watch 競爭同一市場,但由於華米手錶的功能以健康運動為主,與小米手環的產品定位接近,再加上小米手環具備價格優勢,所以一直無法迅速打開市場。

為了與小米手環產品差異化,2019 年新款手錶 AMAZFIT 2 內部搭載 eSIM,提供獨立上網功能,但華米並未提供更多需上網功能的應用,仍偏向運動感測等簡單應用,因此消費者即使購買 AMAZFIT 2,使用 eSIM 的上網機會仍不多;加上小米手環 4 的功能逐步往智慧手錶靠近,且維持原來售價(僅華米手錶一半),相較之下對於消費者更具吸引力。

兒童智慧手錶則是另一塊受到中國廠商關注的利基市場,功能與一般消費市場的智慧手錶不同,以追蹤定位、特定號碼通話、家長監控及兒童社群和其他功能為主,所以兒童智慧手錶對網路的依賴性很高,必須透過 2G / 4G 上網。雖然現在兒童智慧手錶以一般 SIM 卡為主,但隨著 eSIM 在智慧手錶和智慧型手機發展,有望逐步推動電信商接受 eSIM 並發展相對應服務方案,接下來兒童智慧手錶有很高的可能性改採用 eSIM。

華為

華為在 2017 年 WATCH 2 Pro 增加 eSIM 支援,中國聯通於上海、天津與廣州等地區試點運行 eSIM 服務,其後中國電信也開始 7 個城市的 eSIM 試運行,至於中國移動則在 2019 年加入提供 eSIM 服務。

華為在 2018 年 WATCH 2 後,一直沒有推出新款 eSIM 智慧手錶,反而是運動手錶及智慧手環仍舊有產品推出,理由與三星類似,因為目前智慧手錶沒有一個明顯的重要應用推動市場快速發展,多數廠商也不像蘋果這麼快就打算將智慧型手機的部分功能轉移到智慧手錶上,讓智慧手錶成為獨立裝置,因此在一般消費性智慧手錶的發展策略自然放緩。而運動手錶和智慧手環則以運動健康的感測功能為主要訴求,吸引另外一部分消費者,自然會持續積極推出新產品。

此外,兒童智慧手錶的市場規格及獨特應用,也吸引如華為等其他手錶廠商關注,但由於目前中國兒童智慧手錶市場以步步高和小米等品牌為主,其他廠商要切入並不容易,因此兒童之上、成人之下的青少年市場就成為廠商另一個躍躍欲試的目標。

此市場的手錶產品類似兒童智慧手錶,提供追蹤定位、通話與家長監控等功能,但更注重產品外觀和時尚功能,吸引華為等廠商嘗試推出產品;同樣地,這類產品也因需要網路和通話功能搭載 eSIM,將成為 eSIM 智慧手錶廠商的下一個發展目標。

 

原文網址 : https://bit.ly/2peboib

Be Sociable, Share!

LINE親民又好用!為何打不進「歐美市場」 悲慘真相曝光

隨著智慧型手機普及,許多人漸漸習慣用通訊軟體與他人聯繫,近幾年通訊軟體 LINE 甚至成為台灣民眾普遍喜愛使用的社交管道。不過,近日有網友在 PTT 八卦版詢問, LINE 在台、日相當盛行,為何遲遲無法打入歐美市場?

 

原 PO 表示,通訊軟體 LINE 在日本、台灣相當流行,甚至大概占了 9 成用戶,衍生的 LINE Pay 也只有台灣跟日本使用,好奇詢問除了中國大陸用 WeChat 微信之外,為何 LINE 終究無法開啟歐洲、美國市場?甚至指出「之前好像置入過歐美 MV 試圖推行過,好像還是沒人用」,疑惑道「 LINE 為何無法走出台、日?」

 

貼文一出,隨即引發網友熱烈討論,紛紛回應「已經用 FB 跟 whats app 啦」、「因為歐洲都用 whats app 或 fb 」、「就沒人用,晚了就打不進了」、「這種東西別人不用,只有你一個用能幹嘛?」「泰國也用 LINE 」、「大家忘記 iMessages , iPhone 使用者很多,不過如果在國外讀書,微信也很盛行,畢竟大陸同學很多」、「歐美人不用糞貼圖啦」。

 

事實上,先前也曾有網友提到「外國為何以 whats app 為主流」分析指出,當一種新型態的裝置崛起時,既有品牌雖然仍有優勢,但使用者會更願意嘗試新事物。 whats app 在 2009 年創立,當時 iPhone 才推出二代,首支 Android 手機才剛發布沒幾個月,在百家爭鳴的年代, whats app 不只支援 iPhone 和 Android ,連同其他 BlackBerry、Nokia Symbian/S40、Windows Phone 幾乎全都支援,已轉換或尚未轉換智慧型手機的使用者全都包了,市佔率當然高。

 

原文網址 : https://bit.ly/2kl3Ho9

Be Sociabl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