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19

如何無痛調整時差,這款 App 提供新解方

時差是困擾很多旅行者及出差黨的難題,對付時差的辦法也有很多,包括選擇合理的航班時間、服用褪黑激素等,而名為 Timeshifter 的應用則希望透過簡單的技巧,克服時差反應。

Timeshifter 的開發與 NASA 研究太空人生理時鐘有關。在地球,人類作息與太陽升降同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種生理機能受光線影響波動,稱為晝夜節律,以 24 小時為週期。

然而,到了太空情況就不一樣了,差不多每隔 45 分鐘就有一次日出或日落,生理時鐘嚴重擾亂,很容易讓太空人筋疲力盡。

哈佛醫學院和布萊根婦女醫院的研究人員對光線與晝夜節律之間的關係展開研究後發現,當太空人有計畫地搜尋亮光並在特定時間區間避免時,可有效「重置」生理時鐘。NASA 根據這發現開發新照明系統,以動態照明幫助太空人保持健康的睡眠時間表。

這原理同樣適用地球於不同時區行動時調節生理時鐘,這也是 Timeshifter 的原理,至少這得到退休 NASA 太空人 Mike Massimino 的證實。

Timeshifter 注重個人對光線反應的差異,利用用戶的睡眠模式、睡眠類別(晨型或夜貓子型)及航班資訊(支援多程、停留航班等)等 3 項資訊,為用戶生成個性化的「時差計畫」,提醒用戶該在何時搜尋光線及何時避開光線,比如客艙燈光關閉時你需要光線,Timeshifter 會建議你看看 iPad 或機上娛樂系統,如果在戶外需要避光,可以戴上墨鏡。同時,應用也會給予褪黑激素和咖啡因使用時機的建議。官方表示在 Timeshifter 的指導下,用戶轉換時差的速度將是正常的 3~4 倍。

下載 Timeshifter 及第一個時差計畫免費,之後想再使用 Timeshifter 則需付費,可選擇每年付 25 美元獲得不限次數計畫或單次使用 10 美元。

前不久 Timeshifter 為在新加坡舉行的全球健康研討會與會者發放免費會員資格,差不多有 20 位用戶向《金融時報》表示 Timeshifter 的方案有效,但也有用戶指出一些建議過於死板或可行性較差,比如有的用戶收到建議是再熬夜幾小時,這在紅眼航班關掉客艙燈後確實很難做到。

越來越多飯店和航空公司也希望以調整時差的方式改善旅行體驗,因此 Timeshifter 得到不少飯店和航空公司青睞。Six Senses 飯店品牌與 Timeshifter 合作為客人提供免費會員,Timeshifter 也敲定與美聯航合作,另有數十家航空公司正在與 Timeshifter 談判。

原文網址:http://bit.ly/33BenAC

Uber Eats首推App「逛夜市」,能挺過外送3大難關?全球舵手首度來台解答

11月5日,外送平台Uber Eats宣布攜手台北市寧夏夜市,簽約外送獨家合作,消費者打開App,就能逛起「線上夜市」。這是它進軍台灣3年,繼與餐廳、超商、超市的合作後,又一里程碑。

這天,Uber Eats全球負責人德羅格(Jason Droege)現身寧夏夜市拍攝行銷短片,首次來台灣的他告訴商周記者:「出乎意料,台灣外送市場業績太驚人了,我說什麼也要來一趟!」

幾乎同時間,美國母公司Uber發布業績,卻形成強烈對比。根據財報,今年第3季單季虧損超過10億美元(約合新台幣300億元),今年累計虧損已超過新台幣兩千億元。事實上,今年5月上市後,Uber歷經股價、市值暴跌等挑戰,今年以來已裁員上千人止血。

母公司壞消息不斷,Uber Eats成為集團內的小金雞,它是Uber所有部門中營收成長最快,今年第3季營收約新台幣192億元,與去年同期相比成長64%,目前占Uber整體營收約16%。

成立短短5年,它挾帶Uber的科技優勢,比其他外送業者擁有最佳路徑的大數據資源庫,迅速拓展全球36國、超過350個城市。現在它不僅外送餐點,也開始送生鮮食品、日用品等,是少數跨足多領域的外送業者。

然而,相較多數外送業者聚焦在餐飲,或是透過購來併拓展市場,強調科技應用的Uber,發展外送生意強調的是深度連結,因此,它不走購併模式。比如,它想和商家的POS系統連結,成為科技夥伴;在用戶端,推出會員訂閱制,讓消費者可同時使用叫車和外送優惠服務。

這代表,它想打造外送生態圈,建立競爭門檻,勢必得負擔更多投資成本。

眼前,它正面臨3大關卡:遲遲未能獲利,共享經濟被視為泡沫化,投資人是否埋單?再者,強調與餐廳深度合作,但偏偏不少餐廳開始抗議平台抽成過高。最後,外送員爭議未解,恐將成為進入新市場的障礙。

面對商周的提問,德羅格強調,外送是人類消費習慣的變革,未來什麼東西都可以送,「但大家對外送的疑慮,都太簡化且極端。」

首先,關於共享經濟是否泡沫化。Uber是共享經濟始祖,由於該模式牽涉到的是多方合作與分潤模式,平台方為了吸引消費者,祭出大量補貼方案,這過程,多數業者仍很難找到穩定獲利模式,使得外界評論:共享經濟將泡沬化。

德羅格認為,就是因為共享經濟運作牽涉角色多,Uber Eats又多加了餐飲業者,光是要取得多方平衡,複雜性就相當高。比如:怎麼保障同類型的餐廳業者,不會被彼此吃掉生意?怎麼讓外送員都能接到對的單?這得仰賴科技解決。

「我們已經找到獲利模式,前期的投資和補貼都在掌握中。」德羅格表示,18個月前,Uber Eats在100個城市是獲利的,當時拓展城市約220個,約占一半。他說,補貼對Uber來說只是權衡之計,下一步,平台要比拚的是系統串接能力,屆時更能彰顯Uber的優勢,「所以我不必擔心沒了補貼,就會失去消費者。」

至於餐飲的高抽成問題,根據《路透》報導,最近在美國,越來越多中小型餐廳,希望平台能降低30%的傭金。漢堡店Bareburger集團執行長Euripides Pelekanos更說,與平台合作成為「必要之惡」,這讓獲利下降,該集團預計在2年後,擺脫外送平台,自建外送App。

在台灣,餐飲業的組成以中小型餐廳為主,衝擊面更大。台灣餐飲POS系統新創iChef曾做過財務試算,只要一家店的外送營收占比超過總營收的3成,就會開始侵蝕獲利。iChef共同創辦人程開佑認為:「外送平台來襲,會嚴重打擊中小型餐廳業者,未來街邊店將倒1萬家。」

難道平台不能降低抽成嗎?德羅格說:「重點不是聚焦在數字,而是餐廳要怎麼迎接這變革。」他說,包含平台方、餐飲業者,所有人都在這場外送商機的前半端,後續的長遠合作,還得雙方磨合,「目前不應斷定,平台要抽成少一些,我們也尚未獲利,不是嗎?」

那麼未來,平台抽成就會下降嗎?他說,無法保證,「因為平台也得生存。」他補充,目前該平台大部分的餐廳,經營狀況良好,平台每月活躍使用的餐廳家數有38萬家,是去年合作家數的1倍。「如果真的有什麼巨大的獲利問題,不會有那麼多餐廳想合作。」

他坦言,過去平台花較多時間和連鎖業者討論發展策略,現在,他們也正在與中小型餐飲業者積極對話,比如:怎麼調整餐飲品項?怎麼擬定外送策略?「所以這並不是簡化的談抽成數字,而是我們怎麼一同做起外送生意。」

為了提供餐飲業者額外收入,目前許多外送平台都大力推行「虛擬廚房」策略,也就是無實體空間、專做外送生意的餐廳。德羅格認為,未來的決勝點在於數據分析。事實上,相較其他業者,Uber Eats聘用大量數據分析師,更樂意分享數據,比如消費者面貌和習性,這幫助業者在拓展線上生意時,更能切中消費缺口。

最後,針對台灣最近吵得火熱的外送員權益問題,日前政府認定,Uber Eats與外送員為雇傭關係,亦即視為內部員工,人事成本勢必提高。對此,德羅格回應:「與各地政府擬定合適法規,是我們能走的路,不過大家的討論核心,仍得聚焦他們的工作保障問題。」

言外之意是,不能忽視外送員對自由和彈性的工作嚮往。他解釋,目前平台大部分的外送夥伴,一週工作時數是10小時以下,也就是說,多數人是利用零碎時間打工,採兼職模式、且有正職工作。因此,面對新經濟平台,得有全新的適用法規,才能雙贏。

從商業模式到合作方的種種難關,德羅格說,這是人類生活變革過程的過渡期。他眼裡的外送經濟,還有無限可能,最近,該平台與米其林廚師合作開線上餐廳,還做起課程,開設烹飪體驗活動,「未來還會有更多新模式產生!」

原文網址:http://bit.ly/2JSItH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