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pp Development

【區塊鏈】手機App查驗藥物包裝真偽 裕利醫藥:逐步擴展應用

假貨問題持續困擾消費者,如果醫療物資是偽冒貨品,影響更可大可少。有藥物供應商應用區塊鏈技術,消費者以手機便可查驗藥物包裝的來源資料,該方案選擇以香港為首個試點,日後會推廣至亞太其他市場。

裕利醫藥於4月初推出名為eZTracker的手機應用程式,消費者只需用手機掃描藥物包裝上的二維碼(QR code),即可快速驗證藥物來源資訊。程式會連上區塊鏈,驗證製造商、供應商的資料,如發現產品並非來自獲授權的經銷商,用戶可回報情況,該應用亦會發出即時提示製造商,以便盡快調查。消費者現可透過應用驗證一款HPV子宮頸癌疫苗

人手檢查包裝不可靠

裕利醫藥香港及澳門首席執行官翁德睿(Andi Umbricht)接受專訪時解釋,全球冒牌藥物的問題日益嚴重,該企早前曾進行過一項調查,指出香港有88%受訪者不清楚或不知道什麼是冒牌藥物;雖然有12%受訪者對這問題有警覺,但到需要驗證藥物時,他們也只會檢查包裝,例如檢查安全封條是否完好無缺,包裝上是否有異常等。他指出,隨著偽造藥物技術變得越來越先進,人手檢測方式亦變得不可靠。

事實上,近年不少消費品都善用區塊鏈的不可篡改的特質,以此推出讓消費者或其他生產夥伴確認產品來源等資訊。針對消費者會否願意額外安裝Apps去查詢有關資料,翁德睿指出,該應用推出早期反應不錯,消費者對有關資訊有渴求,亦會與醫生、分銷商等合作推廣此應用。未來該企亦有意擴展驗證藥物名單,並推廣至亞太其他市場使用,但會先確保首階段可暢順運作。

日後隨藥物數量與參與供應商增多,勢會為系統擴展帶來帶來挑戰,惟他指,「如果市面流通的藥物有10%至15%的假藥,那真的是太多了,公眾將會為此承擔更大於此的成本。」

原文網址:https://bit.ly/3eFitx2

浸大中醫學生推出中醫食療菜譜手機應用程式 曾助親戚改善脫髮問題

中醫食療着重飲食對人體保健和防治疾病的作用。浸大四名中醫系學生最近開發了一個手機應用程式「Foodmula」,用家以此應用程式評估自身體質,並獲提供根據自己體質的中醫食療建議,現已有逾270款食譜﹔此外,用家亦可以利用程式中的「食材計算機」,計算菜式使用的食材是否適合自己的體質,從而改進自己的飲食習慣。

手機應用程式「Foodmula」在今年4月推出,至今獲下載約700次,約77%用家為女性,並以年輕用家為主,86%用家為18至34歲。團隊指,體質分為平和質、陽虛質、陰虛質、氣虛質、氣鬱質、痰濕質、濕熱質、血瘀質和特稟質,是一種在成長、發育過程中形成的人體個性特徵,中醫會因應病人的體質為對方調養身體。

「Foodmula」的體質評估參考《中醫體質分類與判定》,並因應地區性調整。用家可透過程式自行完成體質測試,包括挑選與自己最近似的嘴唇顏色、面色、舌苔,並形容胸、腹、背部和四肢的狀況等,以測出主體質及副體質,從而向用家建議合宜食譜及食材。現時提供甜品、小食、茶療、湯水、飯、麪、小菜等逾270款食譜,並每周更新食譜。

團隊成員李曉殷的親戚曾出現脫髮問題,她解釋,多數人覺得脫髮是因為腎虛,便不斷吃補腎如芝麻等食物,但親戚經過應用程式的檢查後,發現她主要是因為工作壓力大,睡眠及胃口不佳,是肝鬱脾虛而導致,故補腎並沒有作用。其後她調節好生活,根據體質(主體質為氣鬱質,副體質為痰濕質、氣虛質)去吃適合的食物,便有大大改善,例如氣鬱質可以選擇玫瑰、金橘、山楂等;痰濕則用薏米、紅豆等;而氣虛可以選擇黃豆、雞肉等。

團隊計劃下一階段計劃增設「養生AI」功能,透過人工智能技術,與用家進行簡單諮詢,根據用家的體質度身訂造養生計劃,例如透過用家電話內置的記錄步數、熒幕使用時間及睡眠時間等功能,提醒用家調節生活方式;亦正計劃與提供訂購食材服務(餸菜包)的社企合作,讓用家訂購個人化的中醫食療食材。

原文網址:https://bit.ly/3cfNUfa

【科技.未來】手機App追蹤接觸者 科技公司比政府更強調私隱?

兩大科技巨頭蘋果(Apple)和Google在上月罕有聯手,宣布將共同開發追蹤新冠肺炎接觸者的手機應用程式,以助及早發現和阻止病毒傳播,盡快解封社交禁令和恢復經濟。雖然他們的做法得到不少國家支持,但更罕有的是,也有國家認為兩間公司太過保護私隱而犧牲收集重要的抗疫數據。到底病毒傳播可以如何靠手機追蹤?在抗疫面前,私隱是否應該寸土不讓?

蘋果創辦人喬布斯Steve Jobs)生前發現Google在開發一款智能手機平台與iOS競爭時,揚言會對之發起「熱核戰爭」。如今在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下,兩大科技巨頭放下十多年來的「私怨」,在4月初宣布正共同開發一種追蹤冠狀病毒傳播的系統。

兩家公司在聯合聲明中說:「蘋果及Google全體員工相信,當前正是最需要我們攜手合作的關鍵時刻,由此我們才能解決全球最迫切的問題。」

要控制疫情,追蹤被診斷出患有傳染病的人所探訪的每個人和地點,是重要手段。根據世界衞生組織(WHO)的指引,受感染者應該列出接觸者名單,「努力查明所列每位接觸者,並告知其接觸狀態」。紐約州州長科莫(Andrew Cuomo)在上月底的記者會上估算,該州每10萬人就需要至少30個追蹤人員,因此,將僱用多達17,000名接觸追蹤人手,他形容將會建立一隊「追蹤者大軍」。

輔助「追蹤者大軍」

不過,牛津大學學者分析,人手追蹤接觸「太慢」,而且在疫情大流行下,難以擴大至足夠規模:「病毒傳播太快,無法以人手接觸追蹤來控制,但若果這過程更快、更有效和更大規模,那就可以控制……在症狀出現後,接觸追蹤僅推遲半天,後果就會差天共地,這決定了流行病是得以控制還是死灰復燃。」手機追蹤程式正被全球多國視為可以更快、更大規模追蹤曾接觸患者人士。正如美國波士頓兒童醫院流行病學家及創新總監John Brownstein指出:「一般來說,過去的人手追蹤接觸牽涉大量手動工作。我們必須擴展公共衞生團隊,這項新技術可以減輕很多負擔。」

蘋果和Google計劃的追蹤方法是:任何運行相同或兼容應用程式的手機,透過藍牙發出和接收基於密碼學的「鑰匙」。當兩部手機持續一段時間處於一定距離內,例如10分鐘、兩米內,就會交換鑰匙。雖然藍牙本身無法直接測量距離,但可按藍牙信號強弱來估算兩者接近程度,信號愈強代表接觸愈近。假設某人確診了新冠肺炎,如果他同意在手機程式中申報病況,他的匿名用戶編碼將會上傳至系統中央資料庫,其他用戶的程式會自動定期與資料庫核對,就可知道他們是否接觸過患者,並向用戶發出通知,以盡快自行隔離或檢測。

科技巨頭近年因保護私隱不力而飽受批評和懲處,因此蘋果和Google是次甚為警覺。他們的做法會把個人的接觸記錄存在手機,中央資料庫掌握的就只有哪個匿名身份確診了。而且,蘋果和Google將先於本月釋出應用程式介面(API),讓各國公共衞生機構以之開發的追蹤程式可在Android及iOS裝置上互通操作。然後在未來數月,兩間公司會將這項追蹤功能分別直接融入手機操作系統之中,而不再需要經應用程式才收到通知。

兩家公司聲稱並不打算自行製作追蹤程式,也不會從中收集任何數據;又考慮到私隱,在開發者請求取得位置數據前不會允許權限;更承諾追蹤程式不會無了期運作,將在疫情受控後停止支援。甚至,Google和蘋果最初將應用稱為「接觸追蹤」程式,及後改稱為「暴露通知」(exposure notification)程式,把功能從大規模監視轉為更強調向個人的提示。

蘋果和Google還對其API使用設下一些限制,令追蹤程式更有效率,同時更保障私隱,例如只有政府衞生部門可以創建應用程式、使用應用程式和與公共衞生部門分享檢測結果前必須徵得用戶同意,也不允許數據作針對性廣告或執法用途。由於配對是在每個人的手機上而非中央系統進行,蘋果和Google的做法也稱為分散式(decentralised)追蹤。

這種追蹤方法本身也有其缺憾。新加坡接觸追蹤程式TraceTogether的產品負責人Jason Bay提醒,自動追蹤無法完全取代人力追蹤。因為太多關鍵訊息,例如接觸時是否在通風良好的地方、是否正在與一群人唱歌之類,都不能靠手機追蹤程式自動取得。人手追蹤者也可以特別負責沒有智能手機的貧窮人士或長者,這些都是較受新冠肺炎影響的群體。另外,抗疫也不能單靠追蹤,沒有足夠檢測工具的話也是徒然。以追蹤程式自願使用率全球最高(38%)的冰島為例,負責追蹤的督察Gestur Pálmason認為早期迅速的檢測和隔離,才是抗疫成功主因。

而且在技術上,以藍牙追蹤的成效也備受質疑。美國衞生與公共服務部健康資訊技術前國家協調員Farzad Mostashari向科技媒體《The Verge》指出,程式可能會產生很多偽陽性接觸:「如果我身處空曠,即使你距離我超過六呎,我們的藍牙也可能會相互接通;也可能隔着公寓牆壁或者不在大樓的同一層仍能接上,會被警示為一次親密活動。」甚至,電話直放而非平放在口袋中,也會明顯改變藍牙接收功率。

英國劍橋大學安全工程學教授Ross Anderson同意並補充:「問題是,藍牙不是為無線電測距而設計的……它取決於你如何握住裝置、是否戴着手套、是否下雨等。換言之,你會收到很多誤報。」除了令人煩厭之外,他還警告可能會產生「狼來了」的後果,令一些用戶逐漸忽略真實的警報。程式設計本身,到底二人接觸要相距多遠、持續多久才算可傳播疾病的親密接觸,定義也難以拿捏,太寬鬆會導致誤報太多,太緊也可能有漏報。

分散與集中之爭

美國卡耐基梅隆大學新科技實驗室主管Swarun Kumar指出,藍牙的準確度問題可藉由一同收集和分析更多其他數據來解決:「手機上還有其他感應器。例如環境光感應器可以告訴你手機是否放在口袋或錢包中,反映信號有可能受到阻隔。指南針和陀螺儀可以告訴你手機的定向。」

也有專家主張收集手機定位數據比藍牙更有用。美國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副教授Ramesh Raskar指出,「位置和背景資料對於追蹤接觸者非常重要」,使用藍牙「只會收到通知,但不會知道發生了什麼。你是在雜貨店戴着口罩的情況下接觸,還是在社交活動上、咖啡店」?

從全球衛星定位(GPS)、手機網絡和Wi-Fi信號集結的位置數據,可以反映某人在何時出現在何地的行蹤。位置跟蹤可能無法準確告知你與感染者曾經走得有多近,但至少可以知道你曾經出現在哪裏、有多少其他人同時與他接觸。Raskar和華盛頓大學的學者正分別展開以位置數據為主的項目,只會上載感染者的匿名行蹤,以追蹤疫情擴散。

但蘋果和Google對API設下的限制,令政府無法以之自行建立集中式或收集地理位置的追蹤程式。法國政府本打算於今年6月推出一個與醫療系統「捆綁」的手機追蹤程式StopCovid,然而,法國數碼部長Cédric O要求這些科技公司放寬私隱保障卻不果。他在本月初接受電視採訪時批評:「蘋果本可以幫助我們使它運作得更好。一間經濟狀況從未試過這麼好的公司,竟沒有幫助政府應對危機。我們會記住。」

因此,有少數國家或地區如英國、法國、挪威、新加坡、美國北達科他州等,不採用蘋果和Google那一套,轉而自行開發集中式(centralised)手機追蹤程式。好處是衞生部門可以自由收集用戶在藍牙以外的數據,例如英國國民保健服務(NHS)的程式,要求用戶在首次打開時輸入其郵遞區碼的首部份;印度的程式在收集藍牙及定位數據之餘,還聲稱會收集姓名、電話、性別,甚至是否吸煙,但不會公開資料。更重要的是,這些接觸記錄和個人數據,會在用戶申報確診後一併上載至系統中央資料庫,由它集中辨別和通知接觸者。

NHS數碼部門NHSX行政總裁Matthew Gould解釋,收集到的接觸事件資訊,包括發生時間、信號強度、持續時間,以及正在收集的郵遞區號,都可幫助當局了解新冠疫情傳播。例如他們希望利用這些數據,找出哪種接觸方式最危險、傳播互動的規律,又或某人在接觸受感染者後至申報出現病徵之間相隔多久。Gould舉例,郵遞區號或可揭示某個地區發生接觸感染的情況,有助醫院和醫療系統及早預備面對新一波疫情。

牛津大學流行病學專家及NHSX顧問Christophe Fraser補充,經由集中式系統收集這些數據,可進一步改善程式,更準確通知潛在接觸者:「好處之一是隨着科學證據積累,更容易審核該系統並更快作出相應調整。主要目的是向感染風險最高的人群發出通知,而不是向風險較低的人群。使用集中式系統可能更容易做到這一點。」

結果,就着使用哪種模式,現時分成兩大陣營:主流一方為蘋果和Google的分散式追蹤,因較能保護私隱,已得到不少國家支持使用,例如意大利、瑞士、愛爾蘭、芬蘭、奧地利、愛沙尼亞;另一派的國家則堅持使用集中式追蹤。挪威在上月中推出的追蹤程式Smittestopp,同時收集藍牙和位置數據。

不過,有些國家已經動搖甚至轉投陣營。截至上月中,德國還在支持名為「泛歐洲隱私保護接觸追蹤」(PEPP-PT)的集中式追蹤標準,但因蘋果拒絕配合而轉為開發分散式追蹤程式。本來採用集中式追蹤的澳洲和哥倫比亞也即將轉軚。至於英國,雖然正在南部懷特島(Isle of Wight)測試NHS開發的集中式追蹤程式,但最近也留有後着,同時聘請了瑞士顧問Zühlke Engineering研究採用蘋果和Google方案的可能性。Gould也向英國國會表示,不使用兩間科技巨企的決定並非不可逆轉:「如果另一種方式能更有效地實現我們的目標,我們會改變……我想保證,不會單單因為我們已經開始走上一條路線,就一直繼續走下去。」

原文網址:https://bit.ly/2ATTdUL

超強免費影相App! 免去背直接「剪貼」物件到Photoshop

Photoshop剪裁需要的影像,大家通常都會使用手動為主的「套索工具」或有一定AI支援的「快速選取工具」來勾勒出所需影邊緣來建立選取範圍。但有了法國開發的此AR手機App,用家可以跳過這個需要小心翼翼的去背程序了。

法國巴黎程式員Cyril Diagne身兼藝術家同設計師身份。Diagne近日在個人Twitter分享他開發的AR 擴增實境技術手機App的使用短片示範,它竟然能做到「剪貼現實」。

你沒看錯,Cyril Diagne此隻AR手機的App同時具有機器學習 (Machine learning)技術,可以將手機鏡頭拍底的現實物件(圖中盆栽)直接複製成AR影像物件,並貼上Photoshop之類修圖軟體。只要手機鏡頭面對着電腦螢幕,AR物件運行一會後便會出現在圖像編輯軟體介面上。

無人可以百份百肯定Cyril Diagne這支影片是真正的手機App使用情況,可能只是以特技後製呈現的CG範例。不過Diagne絕非吹牛,相關手機App開發概念已發佈到GitHub。Diagne表示應用程式目前處於原型階段,它結合了AR和BASNet機器學習技術,把影像「複製」和「貼上」的步驟是分開,各有不同技術原理來達成。

簡單講,用手機鏡頭拍攝照片時,BASNet機器學習支援的AI人工智能會自動識別,再以AR物件形式剪裁出現實世界中的物體,此程序是之為「複製」。接下來,BASNet跟另一種稱為OpenCV SIFT的技術結合,令手機和電腦同步,從而讓用家只要把手機對準電腦螢幕上顯示的執圖軟件指定位置,即可完成「貼上」程序。

所有這些技術和操作機制都整合到Diagne為其手機設計的App中,結果令人震驚。手機將影像AR物件自現實世界「裁切」出來大約需要2.5秒,而將物件黏貼到Photoshop文檔中,則只需要4秒。

AR物件剪貼背後的程式代碼可於GitHub上下載,但要注意代碼目前只屬研究原型,而不是面向普羅大眾消費者的功能。如果Adobe未來真的把此App整合至Photoshop中,絕對是用家之福。

原文網址:https://bit.ly/2YO4cZF

90後開發手機APP 助小孩理財

花錢容易儲錢難,不少人缺乏健康的理財觀念,「有幾多使幾多」,以至每到月底便成「月光族」,似乎香港缺乏從小培養的理財意識。兩位九十後青年就洞悉到這個問題,開發了專為親子理財教育而設的手機應用程式「Mellow」,並與Global Cash合作推出預付卡,實行將零用錢電子化。家長可將零用錢匯入子女的預付卡,並透過應用程式掌握子女的消費情況,從而向他們灌輸正確的用錢概念。創辦人認為,學校教育或坊間許多理財班都流於概念,欠缺實踐,但小朋友學習理財最好是「掂到真錢,畀一筆小朋友自己管理」,建議家長可先從今年的利是錢開始放手。

應用程式主要為兩部分,第一部分為儲積分,不涉及金錢,適合讓較年幼的孩子建立理財觀念。家長可先與子女訂下獎勵,例如去迪士尼、買新玩具等,然後可以透過應用程式,設立一些任務給子女,如幫忙打掃、默書一百分等,子女完成任務後,便可得到一些積分,積少成多。待積分儲到特定數目後,便可兌換獎勵。

創辦人之一陳枳橋(Teresa)表示,這個概念是參考外國家長做法:「外國好多家長都會讓小朋友透過做家務賺零用錢,不過我們擔心香港家長會覺得太功利,於是將零用錢改成實際獎勵。」這樣一來,孩子能從小明白世上沒有不努而獲的事,學懂要付出才有回報的道理;二來,家長又能從中與子女互動,增進親子感情。

Mellow與Global Cash合作

年紀較大或建立了一定理財概念的孩子,可由家長申請預付卡,進入真金白銀的實戰階段。家長可把零用錢透過轉數快匯入預付卡,該卡可在全球支援萬事達卡款付的商店使用,也能用於網上購物。雙方可透過應用程式,即時查閱其消費紀錄。創辦人建議,家長可根據這些記錄,審視子女是否用得其所,並指導他們如何恰當運用金錢。

零用錢電子化在香港是個很新穎的概念,華人往往覺得錢要白花花的握在手中才實在。然而,另一創辦人冼璞鏞(Chester)指出,電子支付在全球已是大勢所趨,加上家長可透過應用程式追蹤子女的用錢情況,其實更加實在:「很多家長都表示,用現金好難計住小朋友用了幾多錢、用了在哪里,但電子支付反而可以追蹤到。」他又指,萬一小朋友遺失了預付卡,家長可透過應用程度即時凍結款項。

Mellow」獲得不少好評,去年更獲得 TechCrunch Top Picks,有機會將應用程式帶到矽谷展示。程式的下載次數目前達三千多次,不少家長表示,使用這個程式後,對子女的消費有更多掌握,子女也因而儲多了錢。創辦人計畫日後或與學校合作,將健康的理財概念帶入校園。

原文網址:https://bit.ly/2KS76V5

投資署38萬天價app僅千人下載遭下架 「網上拜山」app反應慘淡

港府近年大灑金錢發展創新科技,不同政府部門開發各式各樣手機應用程式,惟不少因程式開發成本過高且實用性欠奉,為人詬病。

去年《預算案》文件披露,由投資推廣署花38.8萬元開發的應用程式「投資推廣署新聞及活動」,自2018年9月推出僅得1,100人次下載,被議員批評浪費公帤。根據創新及科技局回覆議員查詢,「投資推廣署新聞及活動」app在去年4月已下架,若連同2.4萬元維護成本,每次下載價值高達375元。

5個應用程式被下架

根據創新及科技局文件,2019至20年度共有5個應用程式被下架,包括開發成本568,800元、1.2萬人次下載的廉政公署「廉政公署智能手機應用程式」;開發成本70萬、2.9萬人次下載的「1823 Online」;花19.6萬開發、1.7萬人次下載的衛生署應用程式「[email protected]」;以及2018年9月推出、僅得1,100人次下載的天價app「投資推廣署新聞及活動」。

據文件所述,「投資推廣署新聞及活動」app旨在讓市民獲取投資推廣署最新消息及活動,以促進海外公司在香港設立業務或擴充營業,程式由內部開發和維護,開發成本達388,000元,程式於2018年9月推出,共花2.4萬元維護,但只有1,100人次下載。不僅下載次數低,程式更於推出後7個月下架,正式「壽終正寢」。

無盡思念」App下載人數僅六千

近期因「限聚令」而被政府廣泛宣傳的「無盡思念」app,下載次數同樣不濟,官方形容此程式功能為「方便公眾人士隨時隨地追憶及悼念摯愛的逝者」,花30萬元開發,於2018年6月推出,截至今年2月29日,只有3,800人次下載。食環署回應指,截至今年3月31日,「無盡思念」應用程式的累計下載次數接近6000次。

開發成本高達80萬元的機電工程署「E&M Connect」app,表現亦非常遜色,據署方描述,應用程式使用智能手機原生功能,透過流動平台方便市民選擇具能源效益的家電,尋找註冊電業承辦商和瓶裝石油氣分銷商獲得服務,以及提供捷徑操作流動應用程式發行平台的子程式,獲取部門向持份者發放的資訊及電子服務。程式於 2019年12月推出,截至今年2月29日只有5,400人次下載,每次下載價值達148元。

創科局:下載率少於1萬須下架

創科局表示,根據資科辦的要求,在推出流動應用程式後,各局和部門須作定期檢討,包括程式是否切合用戶需要,並達致預期成果及成本效益,如在推出後一年程式下載率少於1萬,相關局或部門須把程式下架。

原文網址:https://bit.ly/3aqsNWB

花錢愈來愈闊! 美國每支iPhone應用程式花費創歷史新高

一份最新統計發現美國iPhone用戶花愈來愈多錢在購買應用程式上,在2019年成長幅度達到27%,也就是平均讓每一支活躍(使用中)的iPhone一年花約100美金(約新台幣3,000元)在應用程式商店上面,相較過去幾年,創下歷年來新高金額。

根據調查機構《Sensor Tower》表示,美國境內每支活躍iPhone從應用程式商店下載App,不包括下載的App本身另外提供服務的收費或消費的商業用途App,例如UberAmazon。從歷年iPhone用戶自App Store下載的金額趨勢可以看到5年來金額持續提高,每年以兩位數比例穩定成長,到了2019年時,金額已經是2015年的3倍以上,從33美金(約新台幣990元)增加到100美金。

《Sensor Tower》分析認為,2018年時下載應用程式金額成長了36%、2019年成長27%,在市場持續走進成熟階段和消費者對智慧型手機所有權的日益飽和下,這種同比增長還是相當可觀的,這說明了美國iOS生態系統的持續健康,這個增長速度超過了首次使用設備的用戶。

至於那個類型的應用程式是這筆費用中占比最大者?《Sensor Tower》指出遊戲還是最主要的支出,費用達到53.8美元(約新台幣1,750元), 相較2018年增加了10美元(約新台幣300元)。其他類型應用程式占比依序為教育、圖片及影音、音樂、生活類。

原文網址:https://bit.ly/3dQ7voe

武漢肺炎肆虐 中國應用程式下載量大增

中國政府雖然表示武漢肺炎(SARS-CoV-2)疫情已經受控,不過仍然有不少地區正在實施社區管制,民衆需要留在家中以減少群衆聚集互相感染的情況。在這形勢之下,有統計指中國的應用程式下載次數大增,帶動手機遊戲市場。

據 AppAnnie 的統計之前,從 2 月 2 日開始的一星期間,中國 App Store 的應用程式下載量超過 2.22 億次,在 2 月首兩星期的平均週間下載量,比 2019 全年平均數字提升 40%,而在農曆新年期間遊戲所帶來的收入則比去年提升 12%。這個時間剛好就是中國開始實施廣泛社區管制措施的時候。

AppAnnie 的報告指,今年中國的下載量在農曆新年之後維持強勁趨勢,顯示學生和工人都使用手機 App 來取代日常活動需要。一般而言下載量在新年過後就會下跌,不過今年的情況顯然不同。下載量提升情況醉明顯的是遊戲類,然後是教育類軟件,估計是作遙距教學用途。不過在其他地區例如日本和韓國就沒有這個趨勢。

抗衡 Google Play 多個中國手機品牌合作建立應用程式商店

早前提到,華為決定即使中美貿易戰結束,他們可重新跟 Google 合作,為旗下手機預載 Google 服務,但他們選擇「頭也不回」,自行開發全新的應用程式商店,完全擺脫 Google。華為的決定,受到中國大陸同業的支持。路透社的消息指,數個中國手機品牌決定攜手合作,推出全新的應用程式商店,挑戰 Google Play 的領導地位。

由於 Google 服務於中國被禁,所以不同中國手機品牌的用家都會從不同渠道,下載需要使用的應用程式,當中有不少應用商店都是由華為及 Oppo 開發。路透社消息指出,華為、小米、Oppo 及 Vivo 決定合作,最早於今年三月推出一個全新的應用程式商店,並在他們佔優勢的國家推出,例如是俄羅斯、印度、印尼及馬來西亞,挑戰 Google Play 在全球的領導地位。

無他的,單是去年,Google Play 就能為 Google 進賬 88 億美元,反映應用程式市場具有巨大市場潛力,難怪眾多中國手機品牌想建立一個能挑戰 Google Play 地位的應用程式商店。不過,這項計劃的成敗,取決於究竟有多少開發商願意跟他們合作。程式選擇太少,始終不能吸引用家使用。而且,現時武漢肺炎疫情持續,這項計劃亦有可能押後推出。

原文網址:http://bit.ly/3bpqNzM

Facebook「踩過界」挑戰Match Group 大因素決定誰勝誰負

投資者不應以為Facebook可在網上約會戰場打倒Match Group

Facebook (NASDAQ:FB) 去年推出Facebook Dating,正式闖入Match Group (NASDAQ:MTCH) 的地盤,向其發出挑戰。這項功能屬於全新標籤,可讓用戶保留獨立約會資料。對Match而這,這消息如同噩耗,因為這家公司正靠著Tinder、OKCupid和Hinge等應用程式雄霸網上約會市場。

然而,投資者不應就此認為Facebook可以擊敗Match,如意算盤得逞。相反,他們應該明白,Match在5方面一直做得比Facebook出色,這些有利因素隨時擴大其護城河,足以抵禦這家科技巨頭進犯。

1. 搶佔先機

Match不斷收購最有潛力的平台和應用程式,在網上約會市場已經搶佔先機,旗艦應用程式Tinder更已經是網上約會的代名詞。

Facebook是全球最響噹噹的社交網絡。但近年屢爆醜聞,涉及數據外洩,隱私操守又備受質疑,用戶群亦日趨老化。這三大因素足以令Facebook對網上約會市場的野心很快觸礁。

2. 隱私問題較少

過去3年,Facebook因為資料外洩導致國會召開聽證會,監管機構介入調查。至於Tinder,安全專家雖在2018年初特別指出Tinder存在某些漏洞,但Match一直沒有重大資料外洩事故。

去年下半年,Match更新安全守則,又將用戶所有通訊往來妥善加密,保障資料安全。Match迅速應對隱患,加上記錄白白淨淨,因此不會像Facebook那樣成為醜聞主角,受到千夫所指。後者至今仍在設法挽救用戶的信任。

去年12月,HuffPost/YouGov一項社交媒體調查發現,三分之二美國成年人仍然對Facebook存有戒心,不相信這家公司會好好保障他們的個人數據。即是說相比Facebook,大眾較信任Match的應用程式。

3. 不依賴針對性廣告

Facebook業務相當依賴針對性廣告,這佔公司上季收入98%,因此需要不斷收集用戶的個人數據,這才會衍生隱私問題。

Match上季的「直接收入」98%來自付費訂閱和la carte增值服務,其餘來自「間接收入」,當中主要來自數碼廣告。

Match的業務模式可說較Facebook穩健,原因有三:鎖定用戶,又較不受宏觀不利因素影響,而且無需為了廣告業務不斷收集用戶個人數據。

4. 收購更加明智

Match過去10年收購了6家公司,全都能將業務擴展至網上約會和社交網絡市場。這些平台變現能力很強,又可整合至更大的生態系統。

Facebook同期收購幾十家公司,部分鞏固了旗下社交網絡,但多項最大型收購項目,包括Oculus VRWhatsApp差不多完全無法變現。至於其他收購項目,例如最近收購的人機介面 (brain-to-computer interface) 開發商CTRL-labs,看來似科幻小說多於現實。

筆者並非批評Facebook的分散業務策略,因為這家公司手握龐大現金,絕對有能力投機炒作,但Match的增長策略就更加清晰,一看便懂。

5. 監管壓力較少

過去一年,Facebook因違反隱私操守,受到聯邦貿易委員會 (FTC) 懲處高達50億美元罰款,同時亦可能因隱私問題面對歐盟的罰款,還有來自其他監管機構、組織和國家的懲罰。這些不利因素尚未導致Facebook增長受壓,但Match面對的監管壓力就要小得多。

聯邦貿易委員會目前正對Match提出訴訟,涉及誤導性廣告,但這已是Match唯一受監管當局針對的地方。但正如筆者在之前的文章已作解釋,潛在罰款亦僅限於6,000萬美元,只佔明年預計收入的2%。

總結

Facebook和Match仍然是穩健的長線投資之選。然而,投資者不應認定Facebook就能在網上約會市場挑戰Match的地位,他們應該明白,Match其實在幾方面比Facebook更加優勝。

原文網址:http://bit.ly/2Gf7MBv